21.10.12

我們不是朋友了




















看著這張照片
不記得了
你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模糊了

你敢在我面前說你和我思想完全不同了
你敢在我面前說你跟別人說我們翻臉了
你敢在我面前說你刪掉我的電話號碼了

你敢在文欽面前說你刪掉他的面子書了
你敢在文欽面前說你刪掉他的電話號碼了
你敢在文欽面前說你不會去他的結婚典禮了

你堅決覺得我不明白你的明白
你堅決覺得我只是看你的表面
你堅決覺得我只是在道聽途說
你堅決覺得我做的都是清高的
你堅決覺得我是比你更幸福的
你堅決覺得我談的都是沉悶的
你堅決覺得我不是那麼誠實的
你堅決覺得你才是那最誠實的

你堅持的堅持我有明白了
你的痛苦苦衷我也明白了
你的火星哲學我亦明白了
你的偉大哲理我都明白了
啊,你的決定我終於明白了

攤牌後從咖啡店出來的時候我真的很傷心
這段二十年的友誼真是他媽的這麼脆弱

二十四個月前我們決裂過一次,但都還有留一條普通點頭朋友做
今天你講的話太傷我和文欽了,既然你都做到這麼絕了
我們就徹底的決裂吧。

道不同,不相為謀
還記得兩年前你說過的這句話
可以讓我跟一個人決裂的
你是第一個
你好耶

怎麼搞到好像男女朋友分手醬
不過,照片,真的模糊了。

8 comments: